热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热辣之春 > 章节目录 热辣之春第14部分阅读
    回到了一楼的6伯弈看到他们这麽太平就决定了钥匙的归属急得大敲玻璃壁,道:“去抢啊,嘉维,难道你想被淹死麽”

    “李嘉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6伯弈怒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嘉维终於转过了头他游到了玻璃壁边,隔著玻璃举起了手,给了6伯弈一个中指。

    6伯弈怒不可歇止,他拼命敲打著玻璃壁,道:“李嘉维,你忘了你妈也只有你一个儿子吗为什麽不去抢,凭什麽简维就应该活著,你应该死他凭什麽总有优先权”

    为什麽嘉维掉转过头去看简维,他也不知道,但他有一种感觉,这麽死了比等一会儿看著简维活活被淹死要舒服百倍。

    简维很快就到了假山的边上,他迅速捡起嘉维的那根锁链将那锁打开,钥匙一插进锁就连在了一起,再也拔不出来。

    “简维”嘉维大愣之下,连忙急声大呼,但在水中他的话语只不过花成了一串泡泡。

    6伯弈在外面也是大睁著眼睛,血红的眼珠子像是要夺眶而出,大张著嘴巴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简维已经朝著嘉维游了过来,他一把抓住了嘉维的手臂,就带著大脑一片空白的嘉维朝上而去,一直浮到最上面,玻璃盖下已经没有空隙了。

    简维一直游到锁链的尽头,然後推著嘉维示意他离开这里,嘉维不断地回头,简维不停地强迫他转身,嘉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流泪了,因为在水中他分不清哪一滴是自己的泪水,只是觉得自己的眼眶很热很热。

    直到最後嘉维觉得自己的肺部好像要炸开来一般,他本能朝著水面浮了上去,他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鲜的空气,转过头来玻璃盖上他只能看见简维黑色的头发。

    “他是个同性恋”

    “李嘉维,你是不是欠揍”

    好的,坏的,简维是那样,那样的清晰,嘉维猛吸了一口气沈入了水中,不远处的简维似乎已经不动了,他就这样漂浮在水中,散开的长。

    这是坏脾气可恶的简维,还是坐在画室窗口的沈静优雅的简,嘉维在那麽一刻忽然觉得有那麽重要麽,其实不太重要的吧,他是简,他也是简维。

    什麽样的名字,什麽样的性别,也都不太重要吧,重要的是相爱就好了。

    他努力朝著简维游去,终於抱紧了简维。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拥抱简维,直到这仿佛的最後一次拥抱,嘉维才发现自己其实也是渴望拥抱简维的。

    也许很久远的某个时刻,久到嘉维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早就把简跟简维两个人给重合了,只是他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

    嘉维扶住了已经没有意识的简维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唇,给他渡气。

    隔著玻璃窗的6伯弈却只看到嘉维与简维在忘情的热吻,他们彼此紧拥,即使面对死亡也不会分开,他们彼此都愿意为对方献出生命,这不是相爱是什麽

    即使他们死去,对他们的心灵来说也是永恒的宁静,6伯弈觉得自己大脑都在燃烧,疯狂的嫉妒让他发了疯似地敲打著玻璃壁,叫道:“分开,我让你们分开,听见没有”

    嘉维专心地给简维渡气,他真正地听见了自己心中的声音,他不想失去简维,不想失去他,他还有太多的话没有对简维说。

    6伯弈的大脑已经完全被烧热,此刻除了让里面的两个人分开,他已经没有其它的念头。

    他像一个疯子似的在水族馆里奔跑,很快从後面的工具箱里找到了一把锤头,他提著它走到玻璃壁前,一下又一下疯狂地砸著,边砸边狂喊道:“我让你们分开,听见没有”

    结实的玻璃缸终於补砸出了一个破洞,水流顿时哗地流了出来,6伯弈仍然疯狂地砸著,终於在水压跟外加之下,外侧玻璃壁哗啦一下坍塌了下来。

    6伯弈顿时被急流冲出了铁门外面,嘉维与简维也是被一下子被水冲了出来,但是由於锁链的缘故,他们倒是没被冲出很远。

    嘉维最先清醒,他翻身半爬到了简维的身边,跪在他的身边给他急救,一边按,一边喊道:“简维,醒醒,简维求你,醒醒”

    简维始终都没有反应,嘉维伏在他的胸前哽咽道:“简维,起来我等著你陪我去吃海鲜呢,一周吃一死,活到八十岁,我们还可以吃上96o次呢”

    简维一口水呛了出来,有气无力地道:“是1oo8次,你平白无故多算我一岁干什麽”

    嘉维含著泪道:“对啊,你才二十九”

    他说完了瘫倒在了简维的边上,两人仰躺在草地上,浑身湿透,旁边是还在蹦躂的热带鱼,看著高高的蓝天白云,嘉维长舒了一口气,喃喃地道:“天真蓝啊”

    难得简维居然会同意他的意见,道:“嗯”

    天很蓝,空气也是那麽新鲜,生命是如此美妙,没有饥渴至死的人是不知道原来水是甜的,嘉维与简维现在感觉正是如此。

    简维与嘉维都是轻伤,反而6伯弈伤的比较严重一些,他不但受到了撞击,而且也被玻璃划伤了,简维叫来救护车的时候,反而优先急救了他。

    当然他出了院,就被送到了精神病院里。

    隔了数个月,精神病院给嘉维打来电话,说6伯弈希望见到他。

    见他做什麽想起这个人他就生气,只要一想起6伯弈的数次邀约,嘉维就会浑身冒冷汗,自己身边居然潜伏著这麽一个变态杀人狂,最重要的是他把简维也连累了。

    嘉维本想一口回绝,但6伯弈的主治医生却用婉转的语气道,他如果肯合作,对医治6伯弈会有很大的帮助。

    嘉维犹豫了一阵子,到底还是决定去见一见这个自己曾经把他当作朋友的人。

    当然,去医院是瞒著简维的,简维这个人生性睚眦必报,他少爷没收16家的人,6家的人就已经要烧高香了。

    “病人是很严重的人格分裂症一般的人格分裂,是互相不知道另一个人格的,但是6伯弈这个病人比较奇怪,他的两个人格不但互相知道对方,而且彼此协从。”主治医生道:“他的一个人格是他的主人格,这个人格个性温和,喜欢同性但又羞於承认这一点,跟大多的人格分裂一样,他另一个人格刚好相反,这个人格偏激,攻击性很强,这个人格视同性恋为天敌。”主治医生推开一道门道:“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之下,他的主人格会自动退缩,将事情交给另一个人格来处理,等事情办完了,他更受欢迎的主人格又会出来为他另一个人格善後。”

    嘉维叹了一口气,道:“那我跟他谈话,有什麽作用。”

    “这可以帮肋我们更好地了解他这两个人格的转换,这有助於我们帮助治疗他”主治医生又推开了一道门,嘉维看见6伯弈穿著一身白色的病人服坐在铁丝网的另一边。

    嘉维坐到了外面,6伯弈看见他似乎有一点紧张,放在桌面上的手互相握得更紧了。

    “你找我有什麽事”嘉维问。

    6伯弈微低著头,道:“我刚才还在问自己,你到底会不会来我一直都是否定的,但结果你却来了”

    嘉维叹了一口气,道:“是的,我来了,你想说什麽我听著”

    6伯弈轻声道:“我只是想对你说我很抱歉,我当时,当时一定是疯了你可以原谅我吗”

    嘉维看了一下表,道:“如果你想说这个,我恐怕没什麽兴趣,没有其它事,我还很忙,我要先走了”

    “你一直在看表”6伯弈侧头道:“是因为外面有人等你吗”

    嘉维脸色微微红润地道:“是的,简维在外面等我呢”

    6伯弈原本和善的脸色顿时有一点变了,神情变幻不定,道:“你跟简维算是正式在一起了”

    “对,我们已经结婚了”嘉维笑道。

    6伯弈哗啦一声站了起来,他的速度太快,以至於把後面的椅子都带翻了,他吼道:“不可能的,同性恋结婚是违法的,你撒谎”

    护工见到了,想要上前,却被嘉维抬手制止,他也起身隔著玻璃窗看著6伯弈,吼道:“你算什麽东西,我跟6伯弈说话要你插什麽嘴给我滚出去”

    6伯弈乍然见嘉维如此凶狠,不禁畏缩了一下。

    嘉维冷笑了一声,道:“伯弈,你看见了没有,这个人本质上就是这麽一个愚蠢,懦弱除了会给你添麻烦,不会给你带来一点帮助的人,如果是我,我从此都不会再听这个人一句意见。”

    “你闭嘴,你闭嘴”6伯弈狂叫道。

    “难道不是吗同性不能结婚吗我告诉你同性恋在世界上至上有2o个地方可以领合法的婚姻症,还有6伯弈就是想跟男人结婚,别告诉我你连一点都没看出来”嘉维摇著头,皱著眉道:“你没看出来,你可真够蠢的”

    6伯弈一脸惊慌。

    嘉维起身道:“伯弈,等你把家里这条狂犬清理掉,我再来看你吧”他说完起身朝著门外走去。

    “嘉维”背後有人叫了他一声。

    嘉维转过身,发现6伯弈好像又平静了,嘉维拉开门又转过头来道:“6伯弈,只有自由的灵魂才能随心所欲的生活”

    他说完了便走了出去,等他走出医院的大门,意外地见到简维正靠在车子上抱著双臂等他,嘉维不禁吃了一惊,笑道:“简维,你怎麽会来这里”

    “你又怎麽会在这里”简维冷淡地道。

    “我吗”嘉维略带尴尬地道:“6伯弈的主治医生希望我能帮助治疗你呢”

    简维却没有回答而是拉开了车门,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

    嘉维也坐了上去,又问道:“喂,你怎麽会在这里”

    “跟你差不多的原因吧”简维淡淡地道。

    “原来”嘉维哈了一声,没好气地道:“你跟我一个原因来的,还一脸债主的样子”

    简维凉凉地瞥了一眼嘉维,道:“我可没去见他”

    “为什麽来了又不见”

    “我觉得你说得已经说全了,我就不用重复了”

    嘉维张了一下嘴,半天才道:“你什麽时候来了”

    “哦”简维悠悠地道:“你一脸害羞说我们已经结婚的事情”

    嘉维一蹦三丈高,慌忙摇著双手道:“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纯粹配合治疗,你懂得”

    “嗯,这我倒是不感兴趣”

    嘉维刚松了一口气,简维又道:“我只感兴趣,你说的2o个合法领结婚证的地方,你中意哪一个”

    隔了好一会儿,嘉维才大声嚷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得不是这个意思”

    他是不是这个意思,反正很多年以後他都说不太清楚。

    尾声

    夏威夷的海滩至所以漂亮,那是因为它漂亮的不仅仅是海滩,全世界太多漂亮的女人前赴後继地赶到这里摇晃著腰肢,闪瞎了大多男人的眼睛。

    有一个东方漂亮的女人很是受人关注,因为她不但裙下之臣颇多,而且其中有两个还是极品,他们受欢迎的程度实在不亚於绝色的女人,尤其是对亚洲的游客。

    这两个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彼此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从来了海滩斗嘴就没停过。

    “这两人也太难看了吧”东方女人其它的爱慕者道:“就算是竞争对手也应该保持风度吧难怪简小姐这两个男人你一个也没选,男人不是光有样子就行的啊”

    其它人纷纷称是。

    简小姐自然就是简心小姐,她端著高脚杯轻叹了一口气,幽怨地道:“这也难怪他们,他们一个是我青梅竹马的世家表兄,一个是跟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桌我选了青梅桌马怕伤了同桌,选了同桌怕伤了青梅竹马,即生喻又为何要生亮”

    “那都不要选了”

    “说得是,即然这麽难选,不如不要选了”

    他们正说得热闹,那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突然站了起来,走到边上的太阳伞底下冷冷地道:“把相机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报警”

    那太阳伞下的美女大概没被人这麽凶过,都快哭了,那个男人却没什麽怜香惜月的心,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相机,按了一会儿删掉照片就把相机抛回给那个美女。

    他走回来,另一个英俊的男人大为不满地低声道:“简维,你客气一点,你会死啊”

    “那不叫客气,那叫虚伪”

    英俊的男人指著那边的美女道:“人家不过是一个女孩子,拍你几张照片你也没少一块肉。”

    简维道:“你那麽喜欢被人拍”

    男子皱眉,似乎有一点跟不上这个人的跳跃思维,简维已经道:“那拍这一张好了”

    他说著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海滩一片哗然,刚才还苦情的简心更是猛地坐了起来,连墨镜都掉了下来,无比郁闷看著两个美男热情地拥吻道:“唉,又没我的戏份了”

    简维与嘉维已经完全了忘记了外面的世界,游客们也只是惊愣了两三秒,便被这种热情感染了,很多情侣们开始成双成对的相拥起来。

    天空碧洗无云,阳光就这麽直直地照射下来,就一直这麽照射到他们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