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首席锁红颜:你是我的瘾 > 章节目录 首席锁红颜:你是我的瘾第70部分阅读
    回来的吗怎么,还不去处理”她可是亲耳听到的,他妈洛婉被木远楼带走了。

    “哦,我约了他晚上八点见面,晓晓,你要不要去”

    “不去。”他妈的事,关她什么事呢,她不想去,一边说一边将在挪威穿过的厚厚的羽绒服收起来,回到t市,这些完全的用不着了,t市最冷的时候也不过是加件薄毛衣就好了,那样的薄毛衣是欧洲秋天才习惯穿的。

    “晓晓,我约了他在馨园见面,我想你陪我去。”

    馨园,那就象是一种盅惑,那是她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为什么要我去”

    “我想让你见见我妈。”

    她却不想,“一会儿我想去丝语转一转。”自己的酒店呢,就在对面,她却跑到他这里来住了,要是让自己的员工知道了,多寒心呀。

    水君御看看时间,“去呀,你去了我们再去馨园,来得及。”

    “来不及,我要转很久呢。”打定了主意不陪他去,不去就是不去。

    “晓晓,去吧。”他站起来,从她身后环住了她的腰,气息喷在她的发间颈项间,浓浓的让她一颤,在房车里只要一停车,他就总是这样的腻在她的身上,拉也拉不开,就象是粘糕一样粘在她身上了。

    皱眉,“不去。”

    “晓晓,你要怎么样才肯去”他的唇在她的发上轻蹭着,让她蓦然想起耳鬓厮磨这个词儿,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的肉麻呀。

    脑子一转,“让我去也行,你陪我回丝语先转一转。”

    他脸一黑,没人的时候,让他跟她干吗都行,求她都行,可是,有人的时候,绝对不行。

    男人也会咬唇了,真的咬了,莫晓竹只是不经意的一低头,正巧她飞机上带回来的小镜子上是他的一张脸,此刻,正咬着唇呢。

    “哈哈哈哈”忍也忍不住的笑,她第一次看到这么为难自己个的水君御,他在做自己的思想斗争吧,可,让他陪她做跟班真的有这么难吗

    “莫晓竹,你”男人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他的表情原来她也可以看到,长臂一探,那小镜子就被他拿在手中,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不许笑,严肃点,晓晓,换个吧。”换个他能做到的,“要不,一会儿去你家,我煮饭”突然就后悔了,还不如去她家呢,那她也就不会想起要他当跟班的去巡视丝语了。

    “不用,你这里不是有大厨吗,我就要在这里吃。”

    “哦,好吧。”他无语了,看来,是认准了要他当跟班了,手还搂着她的腰,“让我答应也行,不过,你得让我亲亲。”他说着,歪头就亲向了她的唇,吮吻着她软软的唇张开,再探入她的口中汲取她口中的甜蜜,那味道是该死的好,只是要亲亲她来着,可是,当扳过她的身子,捧着她的脸,细细的吻上她时,伴着两个人一起的是不住的颤粟,谁与谁,都习惯了彼此,所以,只一触,立刻就能打开所有的敏感点。

    搂着她往总统套房的大床上一躺,旁边就是她才整理过的衣服,却嫌着碍事,手一推,一股脑的全都掉在了地上。

    不管了,什么也不管了。

    其实洛婉在木远楼那也不会有什么,只是,他不喜欢被一个不是自己父亲的男人霸占着妈妈罢了。

    手落下去,直接就覆在了她的绵软上,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了,再加上其它的各种折腾,他还真有二十几个小时没有要她了,这样搂着,真的就想了。

    说他是下半身的动物也好,他真不在乎的,从没有象想要她这样的想要其它女人,只是肢体的接触,可他立刻就有感觉了。

    “晓晓”轻唤着,干脆就把她就地正法吃干抹净,然后等她累得虚脱的时候把她抱上车直接去馨园,也省了去丝语的巡视了。

    “唔你放手别别碰呀”他大手的揉捏,虽然是隔着衣物,却也让她尤其的敏感,手推着他的胸膛,他却越压越低,整个人都覆在了她的身上。

    吻还在继续,亲吻着她柔软的唇瓣的时候,他的手一点也不老实的一边的折磨着她的乳一边悄悄的解着她的衣服。

    一件又一件,熟练的通通的都扔在了地毯上,怎生的一个乱呀,他视而不见,眼睛里就只有她。

    “啊你走开,水君御,你是狼吗”才下飞机没多久吧,她还想去餐厅吃点东西呢,“我饿。”

    “我也饿。”眼睛看着眼睛,她的雪亮,他的黑亮,若是染上绿,宛然就是一头狼。

    他是饿,可是,是另一种饿,他想吃的,是她。

    七年了,认识她有七年了,真正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少之又少,他觉得他需要弥补回来,压在她的身上就是不起来了,唇贴着唇,吮着她的甜香,她的身上很快就在他大手的打劫下所剩无几了。

    “水水不要别别呀”大白天的,可是,她却打起了哈欠,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在欧洲,这会正是夜呢,她也正睡得香沉呢。

    水君御哪里管她,那样的心一起就一发而不可收了,吻过了她的唇,很快就锁定了她的两乳,一只上是手,一只上是唇齿,两只一并的把玩着,早就把女人撩弄的迷迷糊糊晕头转向了,她怕的就是他这样的上下其手,因为,他闲着的那一只手的手指已经落在了她的小腹下,却不急着去触碰她的小`核,而是不住的在那周遭绕着圈圈的抚摸着她水嫩的肌肤,却让她更加的敏感了,仿佛他每一下都要移向她的那里似的。

    可是,他偏不,就是不住的在她的那里外围转着圈圈,莫晓竹的身子很快就绷紧了,她觉得她的身体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每次被他这样撩弄的时候,她就真的大脑一片空白,眼睛里脑海里就只有这男人了,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坏呀,可她咬他也没用,他皮厚着呢。

    “水水你啊”小腹下开始不住的有电流滑过,她难受呀,那是真的很难受。

    “怎么了想要了”她的声音,就象是一种信号,这么几天了,他也听得出来了,微微的就有些得意了,瞧他,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要缴械投降了。

    咬着唇,说死也不说话。

    可是,她迷离的眼神却是泄露了一切。

    手指继续在那外围绕着圈圈,莫晓竹真的再也忍不住了,小手无意识的就落在了他的手上,带着他的开始往下面移去,可,才移了一半,他就停下了,“说你想要了。”不然,他不给她,不然,她就总说是他欺负她,这次,他要让她承认她可是心甘情愿的。

    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她难受死了,这会儿他让她说什么她都愿意了,“嗯,想要了,水水,想要了,摸这里。”忘记了害羞,她的身体已经拱了起来,小`核随着她的声音拱起着就蹭向他的手指,只一触,她立刻弹跳而起,“啊水水哼啊快快呀”只想让他再摸再碰再揉那里,她全身都如水一样的渴求着。

    水君御满意的一笑,他现在知道她的弱点了,就是要这样撩拨她,她才会乖乖的任由他要她,牙齿叼起了她的一粒莓尖,反复的在口中吮含着,那小小的一粒仿佛沁着甜香一样让他不想移开舌移开唇。

    手指,已经探到了她的小`岤的入口,两边的软肉嫩嫩的滑滑的,还饱`含着她体内流出的蜜`液,指尖突的一送,瞬间就没入了她的身体,抽`插着,不住发出啧啧的声音,让她的脸红如胭脂一般,“水水啊水水啊”她扭动着身子,他这样的一根手指已经完全不能满足她才被他开发出来的渴望了。

    “这样”他又插进去第二根手指。

    “嗯啊”多了一根,似乎舒服了一些,可是,小`岤里面的空虚感依旧,她还是不满足,还是想要更多更多。

    第三根手指进去了,转眼间,他的手指就湿了,啧啧声不断,扰弄的她的神经全都绷紧了,“水水啊不要啊”

    唇齿突的一咬她的一只莓尖,重重的一下,“啊”她一声尖叫,身体随之猛烈的颤动着,受不了他这总是突如其来的折磨,她觉得她要疯了。

    眼看着她脸上身上全都泛起了粉红,如婴儿一样的肌肤美好的让他不住的吮舔着,她的下`身还是不住的传来他的手指进进出出的声音,那声音魔魅的让她的脸更红了,“唔唔水水我难受好难受”

    他也难受好不好

    听到她这样的如猫一样的轻唤,他所有的感觉都达到了顶点,手指突的撤出,身子抬起,看着她的乳,看着她的下`身小``岤周围如水般的润湿,那样一幅旖旎的风景呀,手指递到她的眼前,指腹离她的唇只差一寸,房间里虽然挡着窗帘,可是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指上的湿,还有,那上面泛着的她的藌液,她看着,完全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尝尝你自己的味道。”他把手指先落在她的唇上,然后试探的轻轻送进她的口中,她看着他的眼睛,仿佛受了他的盅般的,竟然真的起他的手指了,也把她自己的味道尽数的吸入了口中。

    她吮着他手指的声音轻轻的,淡淡的,但却足以让他听见,邪魅的一笑,他突的抬起了她的臀,雪白的臀立刻挺翘而结实弹性的晃动在他的眼前,手拍下去,发出“啪啪”的响声,那声音却刺激着她更快的吮着他的手指,直到,把那上面属于她的味道尽数的吸光吸净。

    眼睛盯看着她娇媚的小模样,若是把这样的她拍下来给她看,她一定受不了,想着,他真的拿出了手机,“咔嚓”按下去,一张属于她的照片就显示了出来,举到她的眼睛前,“晓晓,你看看你自己。”

    媚眼轻眯,她迷迷糊糊的就看到了,天,照片拍的实在是太清晰了,他手机的像素超级的高,就连她下`身上的水润都拍得那么清楚,伸手就要抢下他的手机,他的手却一扬,得意的一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是我欺负你了,明明你自己也喜欢。”

    本就是人类本能的所需,这也没什么可害羞的是不是,就不知道她为什么每次事后都会害羞的不敢看他呢。

    小女人,都是这样的吧。

    她此刻,就紧闭着眼睛不敢看他了,泛着红晕的脸蛋隔外的好看,身子一挺,分身顿时没入了她的小`岤,顶着她的身体一颤,舒服的呻`吟着,“啊水水快快呀”什么也不管了,只想让他要她,只想让他亲她,手挥舞着落在他的头上,指尖梳理着他的发丝,“水水啊水水啊”

    男人飞动着,汗珠不住的滴落在女人雪白的胸`脯上,看着她两乳随着他给予她的颠簸而颤动着,那一圈圈的白浪如浪花一样,只旖旎了男人的视野。

    继续的飞动,颠得她如船一样的晃动着,眼前只是他,手在他的背上抓挠着,只想以此来疏解身体里的难耐。

    她迷朦的眼睛里都是他,他的动作越来越快,突的,一声嘶吼,伴着的是一股白灼射`进她的体内,她的身体一颤,不由自主的一吸,吸着他所有的白灼顿时泄`出,“啊”舒服的一声呻`吟,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是男人,从来也没有在她面前呻`吟过的,可是刚刚,她的小`岤真的吸得他太舒服了。

    手抹着汗珠,才刚刚完事,她已经闭上眼睛要睡着了。

    “晓晓,别睡,先穿上衣服好不好”

    这总统套房里就有她的衣服,找一件哄着半梦半醒中的她穿上,再是他的,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打个电话让安风买了些小吃放进了车里,他便抱着睡着了的莫晓竹离开了房间,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不管男男女女都是以艳羡的目光看着水君御怀中的莫晓竹,能让水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着的女人,那绝对是水少在意的人。

    无视别人的目光,水君御抱着莫晓竹就坐进了车里,“安风,去馨园。”本想着一下飞机就约木远楼见面的,可是木远楼凭着洛婉在他手上就跟自己讨价还价了,一定要晚上八点,还是在馨园。

    天色已经黑了,莫晓竹睡得香沉,他这次要她真的要足了两个多小时,折腾的她是真的累了。

    之所以要带上她,是觉得有些事也该让她知道了,去了心结,心才会畅快,也才会从此轻松,这就是他想要给她的。

    看看时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八点整。

    以他对木远楼的了解,这个时候木远楼应该不会到吧。

    木远楼只会让他等,而不会等他。

    想起洛婉,水君御抱着莫晓竹大步就迈进了馨园,身后只跟着一个充当司机的安风,他觉得木远楼也没什么可怕的,别人怕,他就偏不怕他。

    可,才一进了馨园,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以为就算是木远楼来了,要的也会是包厢,可他此刻居然是威风凛凛的坐在大堂中央,一张桌子摆在面前,一排的x`o整齐的摆在那里,没有人敢陪他坐着,他的身前身后站了有十几个保镖,只是约了他而已,居然摆出了这样大的阵势,水君御淡笑的迎上去,“木先生别来无恙”

    “呵呵,哈哈,还好还好,姓水的,你终于来了。”大声的笑应着,然后,转过头来看向水君御,也是这时,木远楼看到了水君御怀里的莫晓竹,“她是莫丫头”

    “呵呵,什么也瞒不过木先生你。”

    木远楼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水君御怀里因为累极而睡得香沉的女子,“不过就是长得好看点罢了,可这样的女人到处都有,一抓一大把,就是她让你们兄弟两个一起神魂颠倒了”

    “呵呵,她是我孩子的妈咪,我想,木先生家的公子真的应该是放手了,晓晓并不喜欢他。”

    “婉儿也这样说,可是,我很想知道她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你们兄弟两个都着了迷呢”

    “呵呵,聪明,还有,就是漂亮。”随意的给了莫晓竹一个评价,水君御不想再说这有的没的了,“木先生,我妈在哪儿”叫他木先生那是自己故意要客气的,在洛婉没有要回来人之前,他就必须要这样,有点假,可是没办法,他妈洛婉人在木远楼的手上。

    “在车里,你是想要带回她呢还是,有什么事要找她”

    “带人离开。”扫视了一遍木远楼周遭的保镖,他的人再多他也不怕,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些人虽然是有点功夫底子的,可是,火候差得多了,瞧那站着的姿势他就猜到了,所以,他一点也不怕。

    “小子,就凭你”

    “是,就凭我。”他不客气的拢了一拢莫晓竹,真是怀疑她怎么还可以睡这么香,甚至还往他的怀里拱了一拱。

    多少人看着呀,进来馨园的人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着他这个方向。

    只因,那站了一圈的人实在是太显眼了,然后,抱着女人的他也实在是太惹眼在惹人注目了。

    “哈哈,你有种,不过,我不打算答应呢,倒是应该让少离也过来。”说完,他拿起了手机拨了出去,“少离,立刻给我滚到馨园来。”

    “什么不来你不想见姓莫的那个丫头了”

    “这才对,十五分钟后若是不到,你就见不着了。”

    十五分钟,看来,他还得应付木远楼一阵子了。

    就在这时,莫晓竹终于醒了,馨园这么吵,她不可能不醒的,打了一个哈欠,随即,一下子惊醒了,“水水,我们这是在哪里”

    “馨园,木先生,莫晓竹,我妻子。”他随口介绍着,说出去的话一点都不打折。

    “你你说什么她是你妻子”木远楼急了,儿子明明说她没有嫁给任何人的。

    “是。”水君御居然一点也不心虚的说道。

    “丫头,你真是他妻子”眼看着莫晓竹醒了,木远楼问她而不问水君御了。

    吞咽了一口口水,莫晓竹已经猜到对面的人是谁了,水君御居然到了馨园也不叫醒她,瞧她都睡了多久呀。

    木远楼的这问题真的不好回答,她看他的表情对这问题似乎是很认真的。

    为了木少离吗

    除了这个可能再没有其它的可能了。

    也不急着回答,一伸手就端起了桌子上摆着的一瓶x`o,琥珀色的酒液象极了木少离和水君御的眼睛,他们两个男人的眼睛全都承袭了洛婉的,手拿着酒瓶,身子徐徐从水君御的怀里移开而端坐,再将酒瓶对着嘴,“咕咚咕咚”就喝了两大口。

    酒液沿着她的唇落入她的腹中,却有一滴就残留在她的唇角,小舌伸出轻轻的一舔,那动作让水君御立刻马上的就有了反应,幸好他是坐着的,而馨园里的灯光又没有那么明亮,否则,一准会有人发现他裤裆间的隆起的分身。

    莫晓竹只顾着看木远楼了,一点也不知道水君御这一刻的反应,放下了酒瓶,人也多了点胆了,“木先生问我这话是关心我呢,还是为着什么其它的原因”她现在可还不是水君御的妻子,讨厌他这样说,可是,若是说不是,看木远楼这样子是想替木少离出头的,她可是真的不想惹什么事端了,所以,就再把问题推回给木远楼,然后再想办法解决。

    “这个吗,两者兼而有之,我是你的长辈,自然是要关心你的,我与你父亲以前可是至交。”

    她早知道莫家从前与木家是有过往来的,可到底相交到什么程度她却是不知道。

    趁着莫晓竹与木远楼说话的空档,水君御居然站了起来,“二位先坐,我去下洗手间。”说完,他大步真的走向了洗手间。

    “水水”看着水君御的背影,莫晓竹突的有些慌,他怎么可以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呢。

    可是,水君御根本不理她,大步的就真进了洗手间,只希望他快点出来吧,她可不想一个人孤单单的应对木远楼。

    “呵呵,怕我”木远楼瞟着对面的女子,倒是有着那么一点英气的,可是,一看就知道是没有在道上混过的,甚至还有点娇娇弱弱的,难道儿子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莫晓竹又喝了一大口的酒,心里面已经把水君御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一遍,他也太没有同情心了吧,“不怕,我倒是喜欢与木叔叔聊天呢,我跟少离是朋友,你是他父亲,我自然是不怕你的了。

    莫晓竹小心翼翼的陪着木远楼闲聊着,他似乎是真喜欢跟她聊天似的,不住的问东问西,还问起她小时候的事了,她想不回答的,可是她知道不行,就凭刚刚水君御对木远楼也是客气的,她就不能胡乱应付木远楼。

    一分。

    两分。

    五分。

    终于,水君御出现在了视野里,他还是从洗手间的方向走过来,那不疾不徐的步子看起来比来时要轻松许多,就象是捡到钱了似的。

    到了,他坐在莫晓竹的身侧,规规矩矩的样子有些好笑,可是,这样的时候,她也不能揣穿他,手一握他的手,他还是那么的霸道,转首时,声音和语气已经再不似之前的沉稳了,而是,显示出淡然和冷漠,“木先生准备什么时候放了我妈”这才是他来馨园的真正目的。

    “这个吗你问你妈自己岂不是更好”

    “呵呵,好呀。”

    木远楼真的拿起了手机,似乎是要替水君御接通,可,才接通他的脸色就变了,“什么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跑了”

    “啪”,一手一拍桌子,木远楼站了起来,手中的手机已经挂断了,“姓水的,你说,是不是你”洛婉不见了,就在刚刚之前,脑子里迅速的就闪过了刚刚水君御离开的那一小段时间,难道,他就是凭着那一点点时间避过他的手下带走了洛婉吗

    “是我又怎么样不是我又能怎么样”揶揄的一笑,木远楼身边的这些保镖真的是中看不中用,他一丁点怕的意思也没有,人站起,然后,语气平稳的道:“是的,人我已经带走了,我想,我该告辞了。”说着,拉着莫晓竹起身就往馨园的大门口走去。

    霓晓的光影闪烁,手牵着莫晓竹的手,水君御只想带她去见母亲,也许见了,那个结也就解开了。

    脚步声被淹没在舞池快节奏的音乐声中,就在两个人正要走出馨园的时候,迎面,木少离走了过来,一眼看到莫晓竹的时候,他的脸上都是欣喜的意味,“晓晓,你真的回来了”

    过往的种种袭上心头,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坏,她突然间发现,其实由头自尾都是自己负了他。

    可是她只有一个人,负了的就是除了那个男人之外的所有男人。

    、大结局上戒不掉的爱

    手一揽她的腰,“晓晓,我们走。”才去洗手间的空档,洛婉已经被解救了,木远楼想跟他玩,其实,真不知道是谁更嫩了些。

    “水君御,放手。”眼看着水君御的手揽住莫晓竹的腰,那只手,在木少离的眼里是真的很刺眼,来得时候喝了点小酒,其实,从莫晓竹和水君御一踏上t市这片土地他就知道了。

    两个人一起去了华翔,然后,再来馨园。

    那样的亲密,他早就猜到了一切,可是看在眼里,依然会心痛,可,水君御的那只手根本不移开,定定的落在原处,根本不理他才说过的话。

    眉挑了一挑,眼睛看着莫晓竹,木少离强压下心底的不自在,“晓晓,难得遇见,一起喝一杯吧。”

    这哪里是遇见,分明就是木远楼故意打电话告诉他的,她想拒绝来着,可是,看着木少离因为酒意而有些泛红的脸,还有,他脸上的那股子淡淡的落寞的感觉,她突然不忍了,反正洛婉也被水君御救走了,目的也达成了,现在,不急着回去了吧,手轻轻一挣,“水水,你先回去看你妈吧,我想与少离一起喝一杯。”

    “不行。”水君御根本不给她挣开,霸道而强势的还是紧拥着她,“走。”

    只是轻轻一个字,却一下子就掀起了她心底的无名大火,“为什么我一定要跟你走水君御你放开我,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我的朋友也是我自己的,与你无关。”她觉得她现在真的没什么朋友了,她把木少离也就只是当成朋友来看待了,水君御还要让她怎样呢

    妈妈的事,到底是没解开的,她的心,一直都不甘来着。

    “晓晓”脸色一沉,扯着她的手腕越发的紧了,有些痛,痛到了心底里一样,讨厌他在人前这样的霸道,一低头,再一抬手,带起他的手用力的一咬,她就是想要点属于自己的自由的时间呀。

    不知道有多用力,可是,男人连吭一声都没有,就是任由她咬着。

    真的是咬累了,牙齿酸疼酸疼的,他却什么也不说,让她连松开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牙齿真的很酸,不情愿的松开,他的手背上红鲜鲜的一片,流血了。

    他的手也终于松开了,淡淡的看着她,“坐一下就回去,我在外面等你。”

    终于是妥协了,却不知道是因为她咬他,还是其它的什么,可是,他在外面等她,她能和木少离坐多久呢

    那样怎么坐怎么都不自在。

    他现在又不是她的谁,她也还没嫁给他他就这样的强势和霸道了,真真是让她讨厌呢。

    转身就拉住了木少离的手臂,看了看大厅,几乎被木远楼的人占了一大半,可,木远楼是木少离他老子,所以,只要有木少离在,她也是不怕木远楼的,“少离,那边坐吧。”最角落最不显眼的位置,她想要的,就是那样的位置。

    拉着木少离旁若无人的走过去,坐下,“要喝什么”对面的男人却一直傻呆呆的看着她,仿佛现在不看以后就没有机会看到了一样。

    他不说话,还是看着她。

    手递过去,在他的脸前晃了一晃,“说呀,要不我给你点橙汁了。”木少离是最不喜欢喝橙汁的,他说那是女人才喝的玩意,他是男人,他只喝酒。

    木少离的眼睛一亮,“晓晓,你都记起来了”他不喜欢橙汁,那还是他最初逼她订婚的订婚宴上的事,这说明,她什么都记起来了。

    莫晓竹微微一笑,“嗯。”头在日内瓦撞了风雪中的护栏,一下子的痛,然后就什么都记起来了。

    “威士忌吧,你呢玉米汁如何”

    她一笑点头,“好。”

    她是真的喜欢喝玉米汁的,热热的,暖暖的。

    玉米汁与威士忌很快就端了上来,她突然倒是不急着走了,就让水君御等着,况且,她也没让他等着,是他非要这样子的,可,她是真的不习惯木远楼一直望着这桌的目光,“少离,要不,我们去包厢吧。”

    木少离巴不得,端起酒杯道:“走,现在就去。”

    真去了,一是要躲避木远楼的目光,二是,她好讨厌水君御的霸道,就是要与木少离好好的坐一坐,可其实说什么,她还真不知道。

    两个人一前一后正要绕过木远楼的那一伙人,那边,一个保镖迎了过来,“少爷,老爷请你过去,说是有话要说。”

    “回家再说。”木少离看也不看木远楼,引着莫晓竹直奔馨园的包厢而去,这样的地方,只要有钱就有一切。

    所以,这世上的人便个个都宁愿为钱奴,而去拼搏着。

    可,两个人才走了两步,那保镖又追过来了,“莫小姐,老爷请你过去坐一坐。”

    莫晓竹正不知要怎么回答,木少离那边直接道:“没空。”拉着她的手就走,曾经真的做过夫妻的,有那么一段时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就真的是他的妻子了,如今想想,那些过往就象是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

    “啪”,正要踏进包厢,身后忽的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那方位好象是来自木远楼那里,心肝一个颤呀,这一个晚上,先是水君御从他手上劫走了洛婉,现在又是木少离忤逆了他,她觉得木远楼现在一定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少离”她抽抽手,想脚底抹油,她自己的命,她自己珍惜着呢。

    “别怕,坐这儿。”按着她坐在包厢里的沙发上,他的酒,她的玉米汁,让淡冷的空间里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

    木远楼也再没有派人进来过,这倒是让她不自在了,木远楼该不会是以为她和木少离进了包厢是要那个那个吧

    想着,脸便红了。

    “晓晓,怎么了”木少离啜饮了一口酒,看着脸色红通通的莫晓竹,都说秀色可餐,他觉得大抵就是这样的了,这样的她是真的好看。

    收收心思,再不能胡思乱想了。

    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低头看过去,是水君御的。

    八成是等得不耐烦了在催她吧。

    莫晓竹不接,端起又新上的玉米汁,她是真的很喜欢喝这个,甜甜的,还是粗粮来着。

    可,手机还在继续响,木少离的眼睛瞟了过来,“晓晓,谁的电话接吧。”

    她摇摇头,“马蚤扰电话,不必接。”说着,手指就按下了拒听键,是他要自己等她,真的不关她的事。

    她手指的动作,木少离看到了,一下子,竟是有点尴尬的意味,于是,谁也不说话了。

    他是一杯杯的喝酒,她是一杯杯的喝着玉米汁。

    空气里飘着酒香还有玉米汁的香,静的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楚。

    做了那么久的夫妻,他却没有真正的碰过她,记起来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这很神奇,正胡思乱想着,门,“嘭”的被一脚踹开,一股门外的空气飘进来,也搅乱了包厢里酒和玉米汁泛着的甜香,“莫晓竹,为什么拒接我电话”

    水君御来了,还来得真快。

    她转首,手里端着的依然是玉米汁,“我不想被打扰,你出去,或者,你离开也行。”

    他站住了,就停在门口,先是呆呆的看着她,然后,才反应过来的说道:“家里有事,我先走了,你自己打车回去吧。”说完,水君御真的就转身离开了。

    可,门却没关。

    如果不是他才说过的话一直在她的耳边萦绕着,她真的觉得刚刚只是一场梦,他从来也没有出现过。

    “晓晓,要不,你先回去吧。”

    “不用。”一仰首,将一大杯的玉米汁咕咚咕咚就喝了一个干干净净,他越是这样,她越是不想跟他走,他真的不是她的谁,她也什么都没有答应他呢,他是太自以为是太大男子主义了吧。

    她没卖给他,那就可以不必理会。

    可,再坐下去,真的无话可说了,莫晓竹甚至都觉得坐不下去了,玉米汁已经喝了三大杯了,她现在只想去小解,想了又想,便道:“少离,走吧,我今天才回来,真的挺累的了。”

    木少离也没说什么,原本来见她也没想过要怎么样的,只是想她了,那便过来看看,他知道她的心在哪儿,他强求不了她把心给他。

    两个人出了包厢,可,才要走出那条走廊就被拦住了,“少爷,老爷说一定要跟莫小姐谈一谈。”

    莫晓竹抬首,木远楼居然还坐在原位,桌子上的空酒杯倒是摆了一大排,他一直是一个人在喝酒,喝了酒的男人是绝对不能惹的,真想越过这保镖,可是,人家死死的盯着她,让她根本无路可走,“木先生有什么事吗麻烦你问一下告诉我。”她是真的不想过去。

    “莫小姐,老爷子要亲自跟你说。”不容置疑的语气,就连木少离也不看了。

    “晓晓,我们走,不必理会。”木少离扯着莫晓竹就往外走,手被握着,想起之前她和水君御也是这样明目张胆的从木远楼的面前离开的,他也不是没说什么没做什么吗

    这样一想,心便放宽了,徐徐的往外走,可是,身后却再度传来“嘭嘭”的两声闷响,“少离,莫晓竹,给我回来。”

    老爷子亲自站起来了,大步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快的让莫晓竹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追上来了,一手握着木少离的手腕,一手握着莫晓竹的手腕,“儿子,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她”他的眼睛是看着木少离的,可是问的问题却是关于她的。

    “爸我”

    “你是男人不是是男人就别吞吞吐吐的,快说是不是”

    唇动了又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落寞和哀伤,“爸,我自己的事我会处理,你放手吧。”

    “你会处理什么既然爱她就给我抓牢了,少让水君御那小子占了自己的女人去,那是给我们木家丢脸,儿子,别让老子我瞧不起你。”说着,他抓着莫晓竹的手就交到了木少离的手上,“给我带回家里去,自己的女人自己看住,明天就去登记,你妈她没有理由反对的。”

    原来,木远楼一直不走,就是要宣布这个,莫晓竹真的是无语了,木少离不是不好,他们甚至还做了那么一小段时间的夫妻,可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爱是半点也强求不来的。

    眼看着她的脸色变了又变,木少离一甩木远楼的手臂,“爸,我不喜欢她。”

    这一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木远楼恨恨的一跺脚,“少离,你真不是男人,看我的。”

    莫晓竹还没有反应过来木远楼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的身子就软软的了,然后,软倒向一旁的木少离,“爸你”想到那几杯威士忌和玉米汁,木少离的眼底闪过慌乱,却,已经无能为力了,怀里是莫晓竹,他却再也拥不住了,轻轻的闭上眼睛,两个人一起被抬上车,然后被送去了他的住处。

    眼看着木少离和莫晓竹被送走,木远楼静静的望着那个方向,越是水君御要的女人,他就越是不能让水君御如愿,想想洛婉,木远楼的眼底闪过一抹痛苦,女人果然是不能爱的,也不能宠的,爱了宠了,那就是一个错,就再也不服他管了。

    坐在房车里,电话打了进来,他接起,“少爷和莫小姐到了”

    “是,老爷,已经遵照你的吩咐放在了一张床上。”

    “她呢”

    “回去水宅了,不过,听说水君御的前妻回来了,好象在闹什么,好象是跟她她吵起来了。”

    “快去查查,看看有没有什么要紧,若是要紧的事赶紧通知我。”

    “好的。”

    木远楼挂断了电话,他倒是小看水君御了,想不到他敢只身从他的手下手里带走洛婉,一个人斗那部车上几个人,他还真是有几分胆量,不过,再是有胆量又如何,莫晓竹就要是他儿子的女人了,当初,洛婉从他的手上跑了,到了这下一代,他是说什么也不能让儿子再输给姓水的,否则,他这木姓就倒着写。

    其实,他完全可以让人追上去再把洛婉给抢回来的,这样br >